清风文苑PHOTO NEWS
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
2020-02-06 20:53   人民日报海外版

  立春日,不在五九尾,便在六九头。一头一尾,只有一日之差,在农耕时代,却被赋予不同的意义,有着很大区别。老家有句俗谚说:春打六九头,吃水像喝油;春打五九尾,吃油像喝水。这句俗谚的意思很简单,春打六九头是晚春,晚春易旱,老百姓吃水像喝油一样金贵。春打五九尾就不同了,它是早春,早春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粮足油丰,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。今年,春打五九尾,应该是个丰收年,年成好,谁都会开心。

  在丰衣足食的今天,对于庄稼收成的丰与歉,许多人已不太关心,可我一直是很关注每年庄稼收成的,我觉得那是和我密切相关的一件事情,也许是小时候耳濡目染的原因吧,每当听到粮食丰收,我都会非常的开心,像一位多收了三五斗的农民一样,仿佛那多收的粮食全是为我而收。细一想想,也觉得自己迂憨得可以,可这样的习性改不了,就像我的祖辈和父辈。当我注意到今年的立春日在五九尾时,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今年秋天丰收时的场景。

  人勤春来早,庄稼人总是盼望一个早春的。而我所盼望的早春,是一处可看的风景,是可以消融冬天寒冷的春日暖阳,是立在溪头的早春。五九六九,沿河看柳。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说的都是春天先来到水边溪头。立春日到了,去河边溪头走一走,去看一看已然到来的春天,看春天立在溪头的样子,该是心生暖意的。

  立春时,已是正月里,无雨的日子,风是暖的。记得小时候,正月里去走亲戚,清晨有霜,霜融后,还是有些冷意的,在亲戚家吃过饭后回家,总觉得风吹在脸上,暖融融的,人也觉得特别爽快、惬意。吹面不寒杨柳风,大概就是立春时节傍晚的暖风吧。

  立春时,该去溪头看一看早来的春天。田野里的油菜,从冬天到现在似乎没有太大的改变,而溪边的枯草间,已经能看到一些荠菜、塌苦菜、地丁之类的野菜了,它们似乎在悄然间换了装一样,不见了冬天时的灰绿,变得鲜灵了。

  在田野里,能看到一些性急的人,他们挎着竹篮,带着小铲子,沿着溪边找寻野菜,时不时地看到他们蹲下来,用铲子挑挖着溪岸上的野菜,他们应该为自己的发现而高兴,为早早寻到的春天而高兴。

  春节的假期里,一直下着雨,去单位值班时,我一个人沿着凤凰山景区的一条小溪漫步。雨中有些冷,雨中也格外宁静。此时,晴日里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听不到了,只有淅沥雨声和琮琮溪流声,清冷而幽静。雨中,远山深翠,近处仍可见芒草枯黄的叶、灰白的絮,海棠的枝上萌出了胭脂般的芽,春天悄然而至。远望溪边的柳树,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而浅淡的绿雾,我忽然想起一个词:柳烟。诗词中所说的柳烟,大概就是我现在所看到的样子吧。走近站在一株柳树下,我抬头看那些风中轻拂的柳条,看柳条上米粒般大小、浅黄淡绿的柳芽,我真的希望它们一直像这样,在我的眼前勾描出一幅烟柳画桥的早春图景。

  抬头,春在枝头立,低头,才看见尖叶草的草芽从一片枯地里钻了出来,那样嫩那样小的草芽。风吹来,草芽像一双双小手在招个不停,可爱极了。它们柔弱,却挺立于溪头,挺立于早春的风雨里。

  我从溪边走过,看见春在溪头立,是一株柳树立在溪头,柳条上萌出浅浅的芽,飘拂摇曳在春风里;是一棵野菜在春雨里悄悄地换了衣装,立在春雨中;是一根尖叶草偷偷地钻出了泥土,立在大地上。

关闭窗口
清风文苑
友情链接: | |
天津职业大学版权所有 © 2017 Tianjin Professional College

举报方式:举报地址/天津市北辰区洛河道2号  邮编:300410       举报电话/ 022-6058505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