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风文苑PHOTO NEWS
风雨千年黄鹤楼
2020-03-09 20:52  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  从庚子年春节至今,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已经打响一个多月了,我的心与每一条疫情动态同频共振。看到手机里的航拍短片:武汉雪过天晴,在绚丽晚霞映照下,黄鹤楼异常唯美……那场景,仿佛把我带回到10年前。

  那年春天,旅游来到武汉。一下火车,便直奔黄鹤楼。黄鹤楼矗立于长江南岸蛇山之巅,整个建筑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格,京广铁路的列车从楼下呼啸而过,远远望去,整座楼形如黄鹤,展翅欲飞。

  历经千年风云,阅尽楚天兴衰。仿佛是时间的长河流经这里,将一段时光的风物沉淀下来,向世人展示它那悠久沧桑的传奇故事。黄鹤楼命运多舛,历史上曾多次遭遇火烧而损毁,仅在明清两代就被毁7次,重建和维修了10次。黄鹤楼历经风雨沧桑,依然屹立千秋。

  蛇山,头临大江,蜿蜒伸展,尾至闹市,风景秀丽,因黄鹤楼而名扬天下,应了唐代刘禹锡所言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”穿行在蜿蜒蛇山如同走进历史的隧道,尽可体验唐风宋雨,领略明清烟云,感受近代沧桑。回味历史的交响,倾听现实的强音,在清醒中坚定,又在坚定中前行。

  抵达黄鹤楼时,已是下午时分,还来不及滋生诗意旷达的想象,它已经流露出逼人的风韵。各楼层黄色琉璃瓦晶莹剔透,大小屋顶交错重叠,翘角飞举,仿佛是展翅欲飞的鹤翼。抬头仰望“天下江山第一楼”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愈显金碧辉煌,高大恢弘,气吞云梦。虽说是初次来,可我在诗书中早已与之邂逅过多回,系住了千丝万缕的情怀,更像故人重逢,感到熟悉又温暖。

  倘若用历史的广角镜头去探视,弥漫过战争硝烟的黄鹤楼,见证着武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变迁。早在三国时代,在东吴的军事要塞夏口,吴主孙权筑城备战时建造了一座瞭望楼。从此,悠悠千载的黄鹤楼,坐落在淙淙江水边,见证了三国鼎立的烽火狼烟,也见证了一个个朝代的兴起没落。在那浪花淘尽英雄的烟波江上,一叶小舟顺着一段又一段的滚滚江水,划过碧水长天,穿过如烟往事,它所追寻的又是怎样的一段永远?

  唐朝诗人崔颢曾沿着历史的古迹来到黄鹤楼,面对空寂楼阁与云卷云舒,写下千古绝唱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此诗触摸到人类最敏感的故乡情结,引发无数游子的心灵共鸣,崔颢与黄鹤楼结下的奇缘,随着传诵的诗篇名扬四海。

  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”历代名士,登楼远眺,面对壮美河山,看尽长江万里,感叹历史风华,心中滋生出诗意梦想,写下无数千古名篇。历史人物匆匆步履碾过黄尘古道,借着长江之水打扫风云变幻的天空,为黄鹤楼涂抹上厚重的文化色彩之后,循着各自的人生方向,继续前行……

  在黄鹤楼下,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,一尊孙中山的铜像昂首挺立。武昌起义的隆隆炮声,武汉会战的弥漫硝烟,在黄鹤楼上空回旋激荡。武昌起义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,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结束了中国长达2000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;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规模最大、时间最长、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,此后,中国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。

  1927年,一代伟人毛泽东登上了黄鹤楼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写下《菩萨蛮·登黄鹤楼》:“茫茫九派流中国,沉沉一线穿南北。烟雨莽苍苍,龟蛇锁大江。黄鹤何处去?剩有游人处。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!”毛泽东涌动的心潮如澎湃的波涛,慷慨高歌,抒怀壮志,憧憬砸碎一个旧社会,建立一个崭新的中国。

  1957年,毛泽东再次伫立于黄鹤楼,写下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。从此,“万里长江第一桥”和“天下江山第一楼”浑然一体,相映生辉,形成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。

  “国运昌则楼运盛。”1981年10月,黄鹤楼重修工程破土开工,60个翘角翼舒凌空,四望如一,形成由楼、轩、廊、坊、亭等组成的建筑群体。黄鹤楼以清同治楼为蓝本,集北雄南秀诸楼风格之大成,整个楼体雄浑稳健,古朴典雅,巍峨壮观。

  夕阳西照,极目楚天舒,武汉城沉浸在黄昏的烟霞里。长江大桥之上车流不息,长江之水滚滚向前,耸入云端的电视塔与黄鹤楼隔江遥望,武汉三镇旖旎风光尽收眼底。此时,有鸟儿从楼台掠过,惊醒了檐角的风铃,也惊醒了沉醉的游人。

  我走下黄鹤楼时,江城已是万家灯火,街上到处是叫卖声、欢笑声,人群熙熙攘攘。回头望去,夜色中的黄鹤楼,在灯光的映射下异常醒目,熠熠生辉……

  追溯过往,照鉴未来。我拿出10年前的照片,思绪又飞回到黄鹤楼上,黄鹤飞去,白云依旧千载悠悠;孤帆远去,江水仍然流淌不息。被岁月打磨得坚如磐石的黄鹤楼,无论风霜雨雪,总在云端漫步,凝视两岸日月江天,守护江城一草一木。忆游黄鹤楼,顿感心灵震撼,精神升华。

  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。”在勇士的心中,黄鹤楼从来壮烈,穿越历史的硝烟,在不平凡的岁月里,他们气概豪迈,为国为家而战。风雨中,那一个个坚定向前的背影是谁,我们不能一一知晓,但我们一定知道他们所去是为了谁。

  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武汉,只待春暖花开,街道人声鼎沸,桥上车流不息,江面汽笛鸣响……我们在黄鹤楼重逢相聚。

关闭窗口
清风文苑
友情链接: | |
天津职业大学版权所有 © 2017 Tianjin Professional College

举报方式:举报地址/天津市北辰区洛河道2号  邮编:300410       举报电话/ 022-60585055